事实上,金融危机也无简单“复制”一说。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核心是汇率危机,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核心是高杠杆危机。当下的中国汇率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尚不至于成为系统性金融危机。同时,过去三年的去杠杆已经初见成效,虽然部分风险依然存在,但若说存在系统性危机言过其实。

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根源在于,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化的基础上,衍生出的复杂金融衍生工具风险失控。这些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在超低市场利率的护航下,是不至于爆发系统性风险的。但是,一旦市场利率上升(美国联邦基准利率从2004年到2006年持续上升),其系统性风险就如多米诺骨牌倒塌一样瞬间爆发。

中国社科院预计2019年中国GDP增长6.3%

时至今日,我们可以总结出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两大成因,一是过于复杂的金融衍生伴随着超高的杠杆率,二是市场利率陡然由低变高。两种因素共同作用之下,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就不可避免了。

杨国英(财经评论人)

胡二玲将蔬菜画在泡沫上,并标明价格等,供顾客挑选。

不久的将来,中国会不会爆发“美国式金融危机”?至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通过对比以上两大成因,结合我国金融的现状,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不会。应该说,当下中国没有简单“复制”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的可能性。

搭建对接合作平台 促进银企面对面沟通— —人民银行 全国工商联召开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

因此,为了避免当下可预见的、整体依然可控的危险肆意蔓延、任其堆砌,相关机构应该全面监测金融市场的动向与变化,提出合理的分析及防控政策建议,防微杜渐,避免市场存在的小小危险幻化成金融危机。

所谓危机,是已爆发或无法避免的系统性风险;所谓危险,是可预见、可化解、即便爆发其当量也相对可控的中小型风险。因此可以说,当下中国金融有危险,但并无危机,因此不必言过其实,不必过于惊恐、焦虑。

虽然在“孤儿院”受到精心的照顾,但这些小象也终有离开的时候,因为它们必须学会在大自然中生存,最终回归大自然。

从市场利率方面来说,尽管从短期而言,为应对美联储的持续加息影响,我国市场利率有小幅上调的必要性。但是,于中长期而言,我国市场利率极有可能逐渐走低,这使得简单“复制”美国次贷危机,缺乏一个必要的触发条件。

据介绍,北京南站为首汽约车设置了两个专用上客点,分别位于东侧停车场P1层D区和西侧停车场P1层G区。乘客下单后,首汽约车司机会主动致电乘客,确认乘客所处的停车场和通道位置。两个停车场均设置了特定区域供首汽约车车辆停放。

与完全市场化的欧美金融不同,我国金融整体上存在着政策调节能力强的优点,因此发生风险硬着陆的可能性低。但是,我国也应警惕,完全市场化的金融环境有可能爆发“急症”,不完全市场化的金融环境,则容易滋生“慢症”。

5月17日无人机拍摄的霞浦县沙江镇沙江村海带养殖基地。新华社记者 魏培全 摄

原因在于,过去三年,我国金融已经渐进“去杠杆”,从2015年的A股去杠杆、到2016年的楼市去杠杆、再到2017年至今的互联网金融创新产品的去杠杆。相比三年前,当下我国金融的显见杠杆率已经大幅递减。

2019年高考语文试卷在充分体现德育和智育考查的基础上,遵循德智体美劳五育之间的内在联系与相互融合、相互促进的发展规律,进一步加强对体美劳教育的引导,促进学生全面发展,激励他们身体力行。

渠县县委书记苟小莉介绍,渠县是全省农产品主产区县,县委历来高度重视“三农”工作,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优化农业产能和增加农民收入为目标,全力推动“农业大县”向“农业强县”跨越。

夏季,霸屏朋友圈的“网红”美食,当属小龙虾。一盆麻辣小龙虾、一瓶冰啤酒,成了很多消费者的夜宵标配。 然而,关于食用小龙虾对健康的影响却有很多传言。

裹挟在焦虑的群体性情绪中,“下一轮危机会不会来”成为人们的集体疑问。在社会信用收缩、民企经营不振等多重因素叠加的2018年,对10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的反思,很容易让人们把目光聚焦中国,关注中国会不会首先受到下一轮金融危机的影响。

白皮书明确,发展普惠金融,有利于促进金融业可持续均衡发展,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升级,增进社会公平和社会和谐,引导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是金融业支持现代经济体系建设、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体现,是缓解人民日益增长的金融服务需求和金融供给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矛盾的重要途径,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

直到10月18日那天晚上,因为有事篮球比赛没打,索朗旺堆投了两个球就回宿舍了,因为头还是痛得厉害。可奇怪的是,他回去并没有好好休息,而是不断重复脱衣服和穿衣服,也不理人,便急忙求助120送医。夏金明医生说,患者重复穿脱衣服这个奇怪的举动,其实是脑炎引起的精神症状。